阳光灿烂的日子

翟江华2020-11-22

阳光灿烂的日子

影院上映《除暴》是一部典型港版警匪片。导演陈浩良,及饰演悍匪张隼的吴彦祖,都是香港人,刑警支队长钟诚,由王千源饰演。

故事情节来自上世纪九十年代湖南常德人张君持枪抢劫金店银行,打死打伤无辜群众50多人,劫走财物上百万元,至到新世纪初才在重庆被擒获,2003年被执行死刑。《除暴》也许基于素材真实,导演在细节上也趋于较真,九十年代,BP机,录像厅,枪械一一还原,让观众马上就回到那个"楼顶掉块砖,砸伤的路人,不是总经理就是副总经理",可谓逐利年代。可总有那么一批想走捷径的亡命徒,提着脑袋,干着"打家劫舍"的暴行。郑州一马路有个闻名中原的银基商贸城,我有一年去郑州出差,晚上刚睡下,就有警察敲门进来,要查身份证问明出差情况,原来头一天刚发生过张书海抢劫银基广发銀行。那些年这样案子时有发生。说明有人求财的方法出现了偏差,有穷怕的后遗症,急功近利,也有当时社会铜臭风气影响及香港警匪片在录像厅的热映有关,有人就会以身拭法,用小命赌明天,只能落得身败名裂,暴尸荒野。

阳光灿烂的日子

《除暴》中王千源饰演钟诚,以咬死不放的铮铮誓言,终于把穷凶极恶的吴彦祖饰演的悍匪张隼抓获归案,让我们看到当时还是有一群"除暴安良"的人民警察。片尾五花大绑的张隼被押赴刑场枪决,现场光头跪倒的样子,空洞绝望的眼神,过去的悍匪随一枪响,灰飞烟灭。观众的感觉,得瑟一句英文:I feel so good (意思解气,过瘾)。

阳光灿烂的日子

电影中有几处值得商榷,枪械,张隼一伙匪徒,使用是AK47冲锋枪,火力猛,杀伤力大,但手雷,一般很少见,木把手榴弹多;警察使用枪械64式手枪,和79式微冲,与悍匪一接触明显处于下风,片中没见到武警也是一个瑕疵。一般遇强敌都是武警战士身先士卒。钟诚这样刑警支队长完全可以请求调动地武警中队协同行动,他有个人英雄的嫌疑。但不可否认王千源的出色表演也是动人入心的。

阳光灿烂的日子

时代在进步,已看不到发布告枪决十恶不赦的坏人了。公审大会召开,那时候也算一个大事。头一天位于市文化巷的乌市中级人民法院门前公告栏或者附近醒目楼房墙壁上,贴出几张或者七,八张布告,要枪决的人名字上都打一个红叉,最后中级法院院长打一大大的红勾。院长姓鄢,他儿子曾经和我是同学,湖南人。尤其公审大会,审判长高声宣读判决书,XXX,数罪并罚,依法判处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验明正身,押赴刑场,执行枪决。话音刚落,此刻会场上却鸦雀无声,不吹牛,掉根针都能听见,人们都被震慑到了,汗毛都立起来了。再看那些十恶不赦的死刑犯一个个都快瘫在地上了,一左一右两个法警押解,还有一个法警在身后抓住勒住脖子白色的细绳,如果犯人稍有声音发出,一拉拽细绳犯人就不吭声了。前几年在昆明执行死刑的缅甸毒枭,临死前想说话,观众清楚看到他脖子上的细绳。清代方苞先生《狱中杂记》,记录几千年来中国刑法的威严和传承,以及它不可触犯的危险性。

阳光灿烂的日子

电影《除暴》告诉我们,莫伸手,伸手必被捉。再阴险狡猾的悍匪,天网恢恢,疏而不漏。就像王千源片中给他同事说的,"破案没有什么秘诀",他用手做了嘴巴开合的动作,"咬死不放"。#图文原创##乌市头条#

查看全文
精彩推荐
加载更多